以吾之拳许尔婚约

小编:很少有男人可以与接下来走入伊丽莎白生命的那一位占有同样重要的地位。这个男人也很少见地一直坚持着,因为几乎可以肯定,他与伊丽莎白之间是一段纯柏拉图式的恋情。爱德华蒙

很少有男人可以与接下来走入伊丽莎白生命的那一位占有同样重要的地位。这个男人也很少见地一直坚持着,因为几乎可以肯定,他与伊丽莎白之间是一段纯柏拉图式的恋情。爱德华•蒙哥马利•克利夫特于1920年10月出生于内布拉斯加州。这是个嘴里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孩子。他的父亲是奥马哈国家银行的副总裁,母亲是一位普通的家庭主妇,尽管她比萨拉•泰勒还要专横和贪婪。珊妮•克利夫特拖着蒙蒂和他的兄弟姐妹满世界转,教他们了解文化。尽管常常入不敷出,她在蒙蒂十几岁的时候就为他报名加入了一家模特经纪公司。珊妮一直鼓励蒙蒂表演,他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进行专业的表演了。在百老汇获得了十年的成功后,蒙蒂被说服去拍摄人生中的第一部电影《红河》(RedRiver,1948),他在剧中扮演约翰•韦恩敏感的养子。该片由霍华德•霍克斯导演,并受到了广泛的好评。蒙蒂并不喜欢在好莱坞的所有经历。在他写回家的信封顶部都潦草地写着“恶心,加利福尼亚”。问题并不在于这个电影之都本身,而是这儿虚伪的等级制度。在百老汇,蒙蒂可以自由选择男性恋人而不用担心会遭到报复。而从他进军好莱坞之后,就不得不为自己的性取向而担心,他并未因为与男人睡觉而感到羞愧,反倒是因为要保住自己的事业而不得不隐藏自己真实的性取向而羞愧。他逼迫自己与许多女人发生关系,以此来确定自己真实的性取向。我们必须要了解的是,在那个年代还没有“双性恋”这个词,一个人或“凡人”或“圣人”,如果他私下承认自己同时喜欢男人和女人,这仅仅只能说明他是一个未出柜的同性恋而已。在不明性取向的折磨下,蒙蒂开始酗酒和吸毒。除此之外,虽然身材健美,但他短暂而悲剧的一生长年受到反复发作的阿米巴痢疾的折磨,身体状况一直很差。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出现在蒙哥马利•克利夫特生命中的两个女人有着天壤之别。一个是四十多岁的感伤情歌女歌手利比•霍尔曼,她是一个双性恋者,曾因射杀其二十二岁的同性恋丈夫扎卡里•史密斯•雷诺兹(扎卡里是烟草业继承人)而受审;另一位则是十八岁的伊丽莎白•泰勒,蒙蒂的密友向他保证伊丽莎白的魅力足以让任何同性恋男子变为异性恋。蒙蒂出演的《红河》受到了热烈的赞美,于是他又一鼓作气地出演了《空投艳史》(TheBigLift,1950)和弗雷德•金尼曼导演的《乱世孤雏》(TheSearch,1948),并在《千金小姐》(TheHeiress,1949)中与奥利维娅•德哈维兰出演对手戏,从此奠定了自己美国最杰出的年轻演员之一的地位。然而,在电影《郎心如铁》(APlaceintheSun,1951)的对比下,这些经典影视作品都显得黯然失色。《郎心如铁》是乔治•史蒂文斯根据西奥多•德莱塞1925年创作的小说《美国悲剧》改编的影片名字。这部小说是基于1906年纽约的谋杀审判案创作而成,并于1931年首次被翻拍成了电影,由菲利浦•霍尔姆斯领衔主演。1949年10月,派拉蒙公司为蒙蒂坚定拒绝停止在同性恋经常出没的洛杉矶闹市区寻找志同道合的男子而担忧不已,为了让媒体了解蒙蒂是“正常人”,派拉蒙指定蒙蒂要带伊丽莎白出席《千金小姐》的首映式。对于伊丽莎白而言,她还为期待着与这个好莱坞最帅气的男人见面而欢喜不已,尽管蒙蒂对此十分冷淡,宁愿带上他最新的男朋友前往。他心情一定糟透了,因为他说道:“伊丽莎白又是谁?”尽管他一定是知道她的。他还对制片厂的宣传伎俩进行了反抗,制片厂认为既然他们会扮演银幕情侣,那在现实生活中发展成一对也不是坏主意。蒙蒂发现伊丽莎白并不仅仅是只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和曼妙的身材。据说在去好莱坞中国戏院(奥斯卡金像奖从第十六届起在此颁奖)的途中,她在豪华轿车的后座对萨拉说了许多亵渎的话,因此给蒙蒂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发现他们有着太多的共同点,尤其是都有一位可怕的专横母亲。蒙蒂称呼伊丽莎白为“我的贝西•梅”,就像他们亲密的友情一样,这个爱称伴随了他们一生。当赫达•霍珀在剧院入口处目睹伊丽莎白帮蒙蒂整理领结时,她得出了一个错误结论,当然她也只能这么想。“这对金童玉女很快就会结婚了。”霍珀在她的专栏中写道。而实际上,蒙蒂整晚都在抽烟,看起来非常不耐烦,并对冲到他面前赞扬《千金小姐》的记者也咆哮了一番:“你喜欢这电影吗?我他妈的很讨厌!”首先,乔治•史蒂文斯非常幸运地拍摄了《郎心如铁》这部电影。由黛德丽的斯文加利——约瑟夫•冯•斯坦伯格(也是为派拉蒙公司拍摄的)导演的1931年版《美国悲剧》将德莱赛原著中的政治内容进行了过多的淡化,以至于他公开对这部电影进行了抨击,随后也遭遇了票房惨败。那时的史蒂文斯在好莱坞毫无影响力。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他作为助理摄影师多次参与了劳拉和哈弟的短片拍摄。1933年,他导演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两年之后,凯瑟琳•赫本指定他导演自己主演的影片《寂寞芳心》(AliceAdams,1935)。后来他与“黄金组合”金格尔•罗杰斯—弗雷德•阿斯泰尔以及加里•格兰特—芭芭拉•斯坦威克的合作同样获得了成功。尽管饱受称赞,但他与好莱坞的其他人一样,并不是不可替代的,于是他开始一场巨大的冒险。他告诉派拉蒙的执行官们,他想将德莱赛的故事原汁原味地搬上银幕。这要换做是微不足道的导演早就被开除了。他们礼貌地提醒史蒂文斯(就像他还不知道似的),随着麦卡锡“女巫猎捕”(即猎巫行动,指麦卡锡时代美国反共产主义的疯狂政治迫害行动)行动的开展,人们目前还对此感到不适和怀疑。于是他很快就做出了让步,甚至连主要人物的名字都要改变。

当前网址:http://www.ext-zone.com/dawangguojiyulekehuduan/2018/0427/4.html

 
你可能喜欢的: